当前位置:主页 > R生活化 >一样健保两样情?(20110506) >

一样健保两样情?(20110506)

2020-06-14 227浏览 R生活化

民间监督健保联盟

『一样健保两样情』?部会首长健保费皆由全民买单

  我们发现,包含吴敦义、李述德、杨进添、曾勇夫、石素梅..等部会首长在内的近四万名高阶公务员,健保费皆由全民买单,令人万分诧异!

  政府以『税收良好』的理由,宣布公务员加薪百分之三,对照在五一劳动节,街头上数千穷忙、没有未来的反贫困劳工,情何以堪?原来公务员果真和劳工『差很大』,政府除了用血汗劳工的纳税钱,替公务员加薪外,我们更发现,自民国八十八年起,政府更是对公保年资超过三十年、近四万名的『高薪公务员』,修订公务人员保险法第十一条,自此由人民买单,编列数亿预算『由政府全额负担』这些公务员的全年健保费用,人数及金额均逐年增加,十二年来,累计逾百亿,单九十九年一年就逾四亿元,加薪之后金额亦随之增加,而吴敦义、李述德、杨进添、曾勇夫、石素梅..等部会首长赫然在列。另一边却有超过七十三万劳工与弱势家庭缴不起健保费,这些越操越穷的劳工阶级,必须以『纾困贷款』的方式,『自行负担』健保费用,至今被锁卡人数更超过二十五万人。不仅如此,公务员的投保薪资至今仍未能以全薪纳保,中央政府拿人民血汗钱代缴政府欠费、补助公务员保费,却想从广大穷忙族口袋拿钱补健保漏洞?一样健保却有两样情,一样是国民,却有两极待遇。我们要问问政府:这不公不义、劫贫济富的法令,符合台湾价值吗?

加薪还能少缴保费,公务员与劳工健保费基大不同
  军公教自健保开办以来,其投保金额未曾以全薪作为费基,即便严重的健保财务危机,数次多元微调方案与二次费率调整,至今军公教之投保金额仍是薪资的93.52%。根据健保局编列的101年保险预算案,若不计其他收入(如菸捐),保费收入与医疗费用支出之间,仍短收四十亿,而卫生署宁愿调高全民保费费率,也不考虑要求公务员须以全薪纳保,难道公务员的保障比救健保财务危机更重要?然而即便都是公务员,也有阶级之分,政府民国八十八年竟修正公务人员保险法第十一条,将参加公务人员保险或私立学校教职员保险年资逾三十年者,其健保保费全部由各级政府或各私立要保学校负担,至今累计逾百亿元,以九十五年至今为例,每年全额负担保费的公务员人数从27374人增加至38661人,费用由三亿三千万余元增加至近四亿二千万元,这些万中选一的『资深公务员』,每人每年政府平均为其缴纳约一万二千元的保费,这金额是一位劳工今年基本工资上调总额的1.67倍,相当于一个月薪65000元的劳工健保费,而以补助保费换算,受补助之每位公务员月薪资则约为69000元-70000元,我们不禁要问:这是需要补助的弱势族群吗?

谁是弱势?傻傻分不清楚?『欠费锁卡的劳工』还是『资深的高薪公务员』?
  截至今年一月底为止,因健保欠费并且遭到锁卡的人数达到高峰,超过七十三万人,而这其中多为经济弱势与十八岁以下之弱势儿少,其中47.6万人必须透过『纾困贷款』或『菸捐补助』等民众安心就医方案,才能解卡,即便如此,亦尚有25.4万人持续欠费并锁卡中。无论欠费遭锁卡者或是分期者,都是以第六类居多,欠费遭锁卡的第六类失业民众,平均年龄40.5岁,依主计处统计,可能的失业週期都至少是30个月以上,相较公务员,政府当真傻傻分不清谁才是弱势吗?以菸捐补助保费之经济弱势民众来说,98与99两年共计25亿元,分别补助616213人、632264人,分配每位弱势被保险人,一年平均分别为一千元、三千元,为『高薪的资深公务员』补助款之十分之一至十二分之一,而需还款的纾困贷款欠费民众,负担更是沈重,平均每位被保险人要背负63000元左右之健保贷款,比起每月薪资近70000元的公务员,谁才是弱势呢?是『欠费锁卡的贫困劳工』,还是『资深的高薪公务员』?

勿锦上添花恶化贫富差距,应雪中送炭人溺己溺
  政府将要每年至少花掉二百亿为军公教加薪,连已经退休的人员都受惠;政府又编列四亿以上的公务预算帮忙38661名资深公务员付保费;政府也让军公教以薪资的93.52%作为健保费基,而政府却眼睁睁让73万名弱势民众因无力缴纳保费,而必须时时刻刻担心被锁卡,这些弱势民众因为经济困难,其就医次数更是远低于国人平均就医次数(年约4.47次),我们真的不明白,健保无论怎幺改革,就是改不了政府只会锦上添花的价值观吗?此正值纳税之际,政府又如何能够告诉广大的纳税血汗劳工,我们的税金都用来支持比他们更有经济保障的公务员呢?我们严正呼吁马总统,雪中送炭、人溺己溺才是政府应该做的事,应立即停止对公务员的任何保费补助措施,并即日起要求军公教人员以全薪纳保,共同负起全民健保财务责任,2300万人都是台湾的人民,无论是医疗服务或是保费义务,都不应该有不同之阶级待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