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R生活化 >一枪毙命 向高油价宣战Part Ⅲ >

一枪毙命 向高油价宣战Part Ⅲ

2020-06-14 142浏览 R生活化

油价高涨,如何省油已经变成「全民话题」!在安全、不违法的前提下,想省油的绝窍只有一个,就是提高引擎效率,甚至换一部新车!新世代引擎透过精密控制与使用低摩擦係数材料,达到省油的目的,与其「老牛拖车」不如「轻骑过难关」。开老车的驾驶人也可以努力锻鍊右腿,达到能「微调」节气门的境界,总之,只要是能省油的方法,本文通通会告诉你!

Part Ⅲ 怪怪能源政策

涨两倍,省一块
能源政策真奇怪

「生质能源」绝对是对的政策与方向,它不但可降低外汇的输出、让台湾农业恢复生机,更能降低对环境的污染,只可惜相关单位除认真制定中油「法定盈余」的数据高低外,并没有抬起头往远处看,当大家不开车、不须加油时,还有盈余这档事吗?

工业社会一定要用油,包括运输业、服务业以及个人移动的需求等等,所以「油品买卖」完全不必担心没有生意上门,因为「黑猫宅急便」不可能用马车来送货,独大的心态,也造成台湾两大石油业者垄断整个市场。原本寄望「台塑石化」加入市场可达到制衡与市场竞争机制,没想到两家石油公司「默契极佳」,涨降价幅度、时间点几乎雷同!而公平会也似乎束手无策?看来台湾消费者在这方面是「寡妇死了儿子」,没指望获得公平待遇了。

由于甚幺都涨就是薪水不涨,许多驾驶人已经「开不起」汽车,花钱买的新车就扔在路边当障碍物!如果「国家能源政策」不及早拟定、有效控管燃料零售价格,这个状况将会愈来愈严重。

长期政策
维持国内油价稳定

公司的经营往往比政府单位来得有效率,在「真假总统」电影中,替身总统的好友便曾说:若是像政府这样经营公司,早就关门大吉了!

这其中当然有许多不足为外人道的因素,大恐龙翻身很难、公务人员「少做少错」的心态以及综观国际情势的诸多考量,但当台湾有机会「自给自足」能源时,其实政府单位应该卯足全力去规划,巴西就是个极佳的例子。普及的「酒精汽油」不但降低外汇的流失,也让该国掌握了关键的「无水酒精」提炼技术。

在大面积种植可提炼「生质燃料」所需的油花菜、甘蔗等作物的同时,不也可以解决农村失业的问题,也可以降低加入WTO后,「全球化」对台湾农民的冲击?当农民不再无语问苍天,想必「白米炸弹客」也不会出现,这是个环环相扣的问题,唯一的癥结是,政策是要向良性循环走?还是向恶性循环倾斜?

汽车公司经营「替代能源」有个绝佳的例子,日本本田(Honda)汽车公司。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便开始研发的「燃料电池/Fuel Cell」技术,是以氢气当作燃料,在经过「燃料电池」反应之后产生电能,用以推动汽车并供应所需电力。所以「燃料电池」是一种纯电动车的技术,只是它不需充电,而以氢气为燃料,排气管所排放的是可以饮用的清水,而非有毒废气!

德国BMW的「Hydrogen」也是类似的技术,以氢气为燃料来推动汽车,但此种科技目前遇到氢气取得不易的问题,它用「电解」的方式从水获取氢气,但生产电解氢气需要大量电能所,而发电所排放的二氧化碳比燃烧石油更多!加气站的普及也是个问题,因此Honda汽车想出一个妙计:「何不在家中自行製造氢气?」,Energy Station的概念就此形成,利用「天然瓦斯」来发电、製造氢气,换句话说,只要家里安装「能源转换站,Energy Station」就不须跟电力公司、加油站来往,因为它会发电、电解氢气,提供家庭能源与汽车行驶所需。

由本田汽车公司开发的「能源转换站,Energy Station」可将天然气转换成电能供应家庭所需,也可以提供热水以及提炼「氢气」,供燃料电池车辆行驶所需。

看準趋势
抢先制定游戏规则

虽然Honda目前在「次世代动力」的业绩远远不如Toyota的「油电混合,Hybrid」,但笔者认为利用「天然瓦斯」来供应日常生活所有的动力是相当聪明的做法,最起码也可跟电力帐单、加油站签帐单说拜拜!如果能降低成本、缩小体积(目前能源站佔地几乎三部小客车相当!),「燃料电池车」极有可能扳倒成本较高的「Hybrid车款」,而成为21世纪汽车主流。国家能源政策应当如此,有一针对台湾环境设计的完善计画、落实执行,这是执政当局责无旁贷的责任。

BMW曾释出「併购Honda」的意图,但体质绝佳的Honda当然不为所动,但两家目标相同的公司会不会进行合作,一齐打下「次世代动力」的市场?这个可能性是有的。

燃料电池车辆使用氢气作为燃料,产生电能推动马达驱使车辆前进,完全不需任何石化油料,是彻底解决原油飙涨的治本之道。

同样地,当台湾不赶紧找出自己的能源政策(光靠西部沿岸成排的大风扇是不够的!),好好培植(或该说恢复)农业产能,当中东、南亚油源耗尽,藉时轮到掌握内陆油源的中国、美国做庄,一桶原油喊到250美元,你也得忍痛掏钱买!因为台湾岛上的运输甚是相关石化工业都必须仰赖石油的进口,到时候就没有所谓「法定盈余」这个字眼了。

责编/张家祯